从2014年11月开始,中国股市走出了七年的熊市,沪指从2000多点一路狂飙,到2015年已经达到5000点,“万点不是梦”呼声从人民网到老百姓一路蔓延。

2015年6月15日开始,证监会开始查场外配置为起点,多次千股跌停,上指屡次刷破单日(周)最大跌幅。到7月8日,超过一半的上市公司停牌,基金清盘,不少券商破产,个人投资者一生积蓄伴随着杠杆全部破灭。随后恐慌中,国家队进场。

2014年以前,A股杠杆率并不高。到了2014年下半年随着股市暴涨,大量资金才开始入市。杠杆的资金主要分两种:场内融资和场外配资。

场内融资是投资者券商融资买入证券。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6月的半年,上证指数上涨112.6%,创业板指数上涨了154.9%。同期场内杠杆融资上升了3倍左右。

场内融资属于券商业务,收到证监会监管,保证金为30%,杠杆率相对不是特别高(不超过三倍)。场外配资情况要复杂很多。它没有被纳入监管的配资市场,处于灰色地带,有多种借贷业务模式,有信托对自己发行的结构化产品进行的配资,有商业银行对自己发行的结构化产品进行配资。

2015年7月6-8日三天的场景,连续的开盘跌停,私募清盘。上市公司为了自保纷纷停牌,到7月8日,停牌公司达到1477家,一半以上的上市公司停牌。

现在大部分人都知道六月证监会严查场外配资是股灾的起点,这个时间点很有意思。首先,2015年前5个月杠杆资金以几何级数增长,场外配资透明度极低,杠杆率高低不明,当然无法估算出配资清理对市场的影响,以及由此引发的流动性风险。其次六月份也是资金最紧张的月份,商业银行面临存款准备金率,存贷比等监管指标的考核和半年报数据出台的压力。

为什么前期超高的杠杆没能引起证监会重视,要一直等到泡沫吹大才开始行动?因为配置盘中大量的资金的来源是银行和信托,而银行信托属于银监会的监管范畴。证监会要查,如果没有上头的指示很难行动。

2015年7月3日,国家队登场,证监会召集21家券商召开紧急会议,各大券商按2015年6月底的净资产的15%出资,合计超过1000亿,用于投资蓝筹ETF。这1000多亿在7月6日11前到尾,“证金王亲征”开始。

7月6日证金王11点进场,聪明投资者都知道证金王进场就是要拉指数,对于指数王的心理区位是3500到4000。王要救的是国家的股票,很多人大早,买入银行,中石油,中石化。一边中字头股票拉升指数,一边创业板狂跌不止。直接拉升指数并且摆明价格上下档给市场提供了做波段的机会,很多人开始做波段,导致市场波动越来越大,波动越来越大吸引更多的人来做波段,救市救出了过山车一样的市场。

在这个散户占了70%多的市场,噪声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