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准备金和基金利率

国家是怎么通过银行体系来调控经济的呢?首先,国家通过最后中央银行来发行货币,然后再经过整个商业银行体系进行吸储,放贷,进行信用创造。如果把经济体看做一个农田的话,银行体系就像一个巨大型的水利工程。在这里面,央行就是那个巨大的水库,它发行的法定货币就是水库里的水。那商业银行是什么呢?它是中途大大小小的送水站,直接影响着社会的信贷规模和经济冷热。

在这个水利工程里面有两个巨大的闸门,一个叫存款准备金,一个叫基准利率。央行要是把存款准备金这个闸门拧大或拧小一点,都会马上让我们感到,钱多了或者钱慌了。

存款准备金

储户要把钱存到银行里,银行再放贷出去,然后形成企业,个人的各种贷款,支持消费生产。但是,每天都有不同的储户有提现的需求,这部分钱就叫做存款准备金,这个留存的比例就叫存款准备金率。控制存款准备金率,就像控制水库的闸门一样,可以控制整个社会的信用规模。

调节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改变货币扩张的倍数,社会上的钱会成倍地变多或者变少。但是在现实社会中,情况要更复杂。比如银行放贷的意愿,个人企业的现金持有量,都会影响到货币扩张机制。

刚才我们假设的银行会把除了存款准备金以外的所有钱全部放贷出去。但是假设经济形势不好,银行担心贷款收不回来,银行宁可让资金趴在账上,也不会把钱贷出去。

中国这二十年来最大的降准发生在1998年,当时存款准备金率从13%降到了8%,但是1999年经济增速还是上不去,GDP增速创造了90年代最低水平。大家很悲观,银行不愿意放贷出去,所以即使降准,信贷规模也起不来。

另外一个就是个人和企业现金的持有量。过年了,央行要放一点水,来补充基础货币的投放。过年过节用到现金的地方比较多。

基金利率

前一阵子美联储的主席耶伦在谈话中稍微地暗示了一下,说美国可能加息。第二天,美国股市就大幅下降,连带全球的股市都下挫。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连腾讯都跌了几十块钱。这些现象背后是现代经济运行最重要的逻辑,国家通过银行体系,来调控整个社会的信用规模和经济冷热。其中存款准备金制度和基准利率是两个最重要的调控手段。存款准备金制度主要是控制了资金的量,而基准利率调整的是资金的价格,通过量价同时控制的手段,整个社会的经济规模和经济冷热就能够被国家所控制了。

基准利率就是一个市场上利率水平的风向标。各个金融机构,都根据这个标准来确定自己的贷款和存款利率。央行提高或者降低基准利率,就意味着提高或者降低整个社会的利率水平。

加息

如果政府担心经济过热,就会加息,也就是提高利率进行收缩。比如说2010年的时候,我们国家当时经过了一个四万亿的刺激,经济上优点过热的表现,然后央行就温和地多次加息,对经济加以控制,慢慢地踩刹车。但这种加息的尺度和节奏,特别难把控。

我们国家是有过这样的经验教训的。1994年,中国快速地大幅上调了基准利率,也就是加息了,结果导致了一次很严重的硬着陆。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时候,我们国家的经济“大干快上”,各地的投资项目纷纷上马,很快就出现了发展过热的局面。最严重的是1994年的时候,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4%,这已经接近了恶性通胀水平了。当时大米的价格都涨了一倍,那时候老百姓的薪水又不是很高,疯狂地兑外汇,囤积商品,把市场里的大米,菜油都抢购一空。

当时央行行长朱镕基,大刀阔斧地进行紧缩政策,从1993年到1995年,我们国家的基准利率从8%提高到了13.5%,整整提高了70%。本来,加息控制经济过热是正确的,但是这么快速,猛烈的加息幅度就产生了负面后果。

银行体系就像一个巨大的水利工程,商业银行是中途大大小小的送水站,它有一个信用扩张的杠杆效应。现在央行把基准利率这个水龙头关上了,但是它忽略了什么?它忽略了商业银行体系的杠杆效应可能会将紧缩的效果放大了很多倍。

这次降温比朱总理预料的要强烈很多。首先是企业不愿意在贷款了,没有人开工,已经开工的项目,企业宁可把它丢成烂尾楼,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另外一方面,银行也不愿意放贷了。利率这么高,贷款放出去收不收得回来,都不一定。不到两年的时间,当时全国过热的建设工地就变成了一大堆烂尾楼。现在去海南看,还留着很多当年留下的没有完工的烂尾项目。

更严重的是由于前几年贷出去了这么多的款,现在利率升高,当时很多企业都破产了,这些破产的企业全部都成了烂账和坏账,都堆在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面。中国的银行业当时陷入了很大的困境,四大行的坏账率甚至达到了40%,基本达到了破产的边缘。

降息

同样的道理,降息是可以刺激经济的。中国也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2014, 2015年的时候,前期宏观调控偏紧,经济过冷,所以央行开始降息,在2016年下半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经济的小阳春。但是,和这个加息的尺度难把控一样,降息的尺度也很难把握。要知道,稍微过头,就可能导致大水漫灌,然后就是资产泡沫横飞。

比如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它其实就是一个降息政策底下的资产泡沫事件。

大概在2001年的时候,美国经历了一个高科技泡沫,然后又经历了911,所以当时整个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为了刺激经济,美国经济开始降息了,然后连着11此下调联邦的基准利率。到了2004年的时候,基准利率下调到了0一下,也就是说负利率。

负利率意味着你只要借钱就等于赚钱,所以大家借钱投资的欲望一下被刺激起来。再加上小布什还放宽了房地产抵押贷款条件,很多根本没有偿还能力的人也跑去贷款买房,所以,房地产价格就开始节节上升,不断创出历史新高。而这些贷款都是没有偿还能力的人借的,所以房地产贷款质量越来越差,这就是著名的次级贷款。这些像垃圾一样的次级贷款还被贪婪的华尔街金融圈用各种炫目的包装一层层包裹起来,把这个泡沫越吹越大,然后加上多重杠杆卖到全世界,把这个泡沫越吹越大。

90年代日本的房地产泡沫,之后日本经历了一个失去的20年。但是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这个泡沫是怎样兴起的,也是降息的产物。

1985年,美日英法德签订了一个广场协议,内容就是让美元贬值让日元升值,结果日本出口受到了冲击,接着出口下滑,经济衰退。为了提振经济,日本开始降息。一年之内,它从5%的基准利率一直下降到了2.5。所以这么一个超低的贷款利率就刺激了居民和企业的投资欲望,居民和企业的杠杆率大幅度地提升,日本的房地产价格开始急速攀升。

到1989年的时候,日本的房地产价格已经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比如东京市银座地区一平方米大概是300多万人民币。在东京的帝国广场下面一平方英里的土地价格相当于美国整个加利福尼亚的土地价格。

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在1990年到1991年中间破灭,然后从东京还蔓延到其他的城市,日本的经济开始全面下滑,然后之前借贷的企业倒闭,居民破产,很多银行也被拖下水,破产了。